各地产业政策红利力度不同 机器人产业恐出现“市场失序”

要避免重蹈光伏产业的覆辙,企业必须保持领先,不断地超越自己,不断发现新的蓝海,保持盈利水平。机器人产业在可以成为“朝阳产业”之前,工业机器人产业对于多数梦想者而言,并不是一个谁都能玩得起的游戏。在各地不同的扶持力度下会失去市场秩序。

业内人士称,能使用“工业机器人”的厂家基本为汽车、船舶、精密制造等上规模的“大户”。相关数据显示,机器人项目上马的首笔支出在汽车行业中可以占到当年总支出的20%~25%,有些行业甚至可以达到70%~80%。

另外,由于需要长期维护,其间不断发生零件和维护等人工成本。对使用厂家而言,机器人生产线发生各种成本在购买和使用产生的比例为1:10左右。

因为拥有在驱动和控制产品上的先发优势,新时达进入机器人产业曾一度被看作是“顺理成章”的新型产业拓展路径,但公司仍是“高成本投入研发领域”。

即便如此,业内人士仍看好这一市场的高增长率,他们的普遍观点是增长速度在30%左右。

工业机器人产业最大的效益或许来自使用者。虽然投入成本很高,但根据业内人士的估计,机器人产业一旦投入使用,对使用者而言,辐射价值可以达到投入成本的数十倍。

投资机构对机器人市场不断增加的另一信心来自劳动力缺口的不断扩大。“如果以每年1000万人的劳动力缺口和一台工业机器人抵用2~3个熟练劳动力来计算,至少每年需要400万台工业机器人才能足够抵消现有的生产力。而目前机器人规模仅有5万台,未来市场还有百倍的增长空间。”

但在产业投资人看来,预测的数字与现实的生产能力存有不小的差距,因此采取“审慎”的态度。

“国内工业机器人可投资的企业数量仍不会超过100家。”李笙凯说,虽然,国内机器人板块上市公司的PE值都在50以上,PS值则大于10。只有工业机器人的产业以每年50%的速度发展,才能完全抹平眼下的“过热状况”。

由于机器人产业的高门槛、高投入、低产出的经济特点,以及对使用客户提出了苛刻的要求,对主导机器人产业发展的决策者而言,如何引导产业介入者的“热情”,是个不小的挑战。

在主导上海机器人产业园的发展过程中,李臻就一直面临园区的两个问题:招谁进入园区?土地和厂房的空间设置在何处?前者对于园区的升级和产业引领能力至关重要,后者会牵涉园区配套和综合设施等场域问题,诸如动迁、征地等难题。

他渐渐地发现,一些创业团队仅仅拥有某种“概念”。

李臻回忆,项目代表通常会解释某个概念,这样的概念将代表未来机器人产业发展的趋势。对方往往精心准备,“我的项目,也就是你们产业园所欠缺的项目”。

他说,自己与对方洽谈时所面临的困境,也就是园区发展的困境,究竟是选择什么样的产业?

数年前,李臻碰到了一个心动的“减速机项目”。在多轮谈判接触下来后,上海机器人产业园最终放弃了引进这一项目。“在多轮专家评议后,我们发现对方想要生产的设备仅仅是低端减速装置。”李臻说。

园区招商过程中,李臻经常碰到这样的谈判对手。他们虽然自主创业,却拥有在诸如瑞士ABB等世界机器人四大生产商之一的丰富工作经验;他们虽然团队规模不大,却声称将带来数亿的产值能力。

“防不胜防,只有提高自身的鉴别能力和职业嗅觉。”李臻说,产业园在行业发展过程中要想成为“行家”,需要借助“外脑”,即专家和专业咨询公司的建议可以用来评估产业的真正意义。

如果将机器人产业的发展在全国视野下进行对比,周朔鹏认为,由于各地产业政策的不一致,扶持力度不一致,导致各区域在发展机器人产业时出现“市场失序”。

周朔鹏所说的“失序”代表便是生产没有市场竞争能力产品的厂家,但这样的厂家可能会“盈利”,它们的盈利能力不在于市场,而是拿政府补贴。

周朔鹏认为,此举对于产业发展未必有利,它最终要回归到市场和技术上来。但在受访中,也有初创型企业表示了这样的想法,在有能力赢得市场之前,可以先小步快跑,这对小型机器人产业公司来说,利用所有的有利条件,也不失为一种发展的战略,等到实力增强后再参与到市场竞争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