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们的人工智能思辨,别给想象力太多的束缚

当新物种突然出现的时候,置身其中的人们往往会产生一个惯性的评判,或是看好,或是唱衰,或是思考善与恶,或是探索危与机。而在科技领域,人工智能无疑就是一个“新物种”,甚至有人夸张成互联网世界里的“生物入侵”。

 

科技圈的诸多大佬们也如约扮演了“剧中人”的角色,不管是在社交网络、公关论坛还是含金量颇高的行业会议上,无不开始抒发自己对人工智能的看法。就在不久前马云还表示听到人工智能就生气,但阿里发布人工智能新品的消息却不胫而走。大佬们的观点可能会心口不一,却往往成了科技媒体的头条,影响着一家公司乃至整个社会对人工智能的态度。这是幸运的,却也可能是不幸的。

为AI着迷的大佬们:乐观派、悲观派和保守派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人工智能似乎有着同样的魅力,那些自带话语权的大佬们,在审视人工智能这个“新物种”的时候,也如同读莎翁的小说那样,在自身的认知之上得出了不同的答案。

最为知名的大概就是科技大佬当中的悲观派,斯蒂芬·霍金、比尔·盖茨、埃隆·马斯克等等,单从名单上来看,他们对人工智能的“恐惧”足以影响大多数人的情绪。

1498783011484088321

早在2014年的时候,埃隆·马斯克就曾发文称“我们需要万分警惕人工智能,它们比核武器更加危险!”,个中寓意不言而喻。2015年的时候,在李彦宏、埃隆·马斯克和比尔·盖茨共同出席的人工智能论坛上,二者从态度激烈的“人工智能魔鬼论者”开始走向理性和缓和。与之同时,马斯克还做了一件意料之内的事情,与彼得·泰尔等人向OpenAI注资10亿美元旨在打造与人为善的人工智能技术。

当然,人工智能领域也不缺少乐观派,谷歌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百度创始人李彦宏、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等等,阵容豪华程度几乎不输“悲观派”。

施密特在致《财富》杂志的一份声明中曾表示,“一些人曾宣扬对人工智能的恐惧,并呼吁立即采取措施来避免可能出现的社会灾难。然而,我们对人工智能的观点却要乐观得多。”颇有一些和埃隆·马斯克针锋相对的意味。“互联网是开胃菜,人工智能才是主菜”,从中不难看出李彦宏对于人工智能的青睐。同样的还有贝索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曾表示,“自从科幻的最初年代开始,人们的一大梦想就是能够以一种自然的方式与电脑对话和交流,并让电脑帮助人们做事。”

较为特殊的是对待人工智能的保守派,即便是马云这样被奉为“先知”式的人物,因为各种和人工智能相关的互怼事件,与人工智能的主流意识相左。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此前的乌镇人机大赛上,因为战胜了围棋世界冠军柯洁,人工智能再度引发了一轮舆论漩涡,而马云却因为对人工智能的讥讽,和棋圣聂卫平隔空互怼。相比于对人工智能技术的崇拜,马云似乎更看重数据的价值,有了数据就有了更精准的用户画像,也就意味着商业上更值得期待的未来。不难发现,马云在人工智能的认知上,更倾向于数据而非算法,所谓的保守,不过是对人工智能的误解。

可以肯定的是,大佬们的表态与自家的战略布局不无关系,All in人工智能的谷歌和百度自然成了人工智能的支持者,而那些持悲观情绪或者犹豫的大佬们,实际上也反映了自家人工智能战略的不确定性。

大佬的态度,多半决定了企业的方向

作为一家百亿甚至千亿市值公司的掌舵者,这些科技大佬的态度决定的不只是自身对于人工智能的喜好,还有人工智能方向和策略上的差异。

从国外互联网巨头们的动作来看,亚马逊、谷歌等充当了人工智能的开拓者,尤其是谷歌,无论在算法、硬件还是产品上,在人工智能领域再造一个谷歌的意图似乎已是路人皆知。反观微软、苹果等略带悲观情绪或有些保守的企业,尽管在人工智能领域不缺少声音,却也表现出了跟随者的窘态,比如苹果发布的HomePod智能音响,不免有步亚马逊智能音响Echo的嫌疑。

对于国内的互联网巨头而言,人工智能的意义绝不在于新的发展趋势,更是中国互联网摆脱跟随者角色的历史机遇。在此之前,国内的互联网企业或多或少有几分“copy to硅谷”的嫌疑,人工智能无疑是中美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新赛道。只是在人工智能的问题上,大佬们不同的态度很可能导向不同的结局。

正如谷歌CEO拉里·佩奇所说“搜索引擎是我们的主动意识与互联网世界之间最重要的连接方式,或许它们将成为最接近人工智能的互联网应用。”同样的,百度在人工智能的选择上可以说是顺势而为,也是人工智能在中国的忠实拥趸,近两年更是对人工智能技术的全面拥抱。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或许是阿里。即便马云并未发表过看好人工智能的言论,从阿里云的人工智能ET、YunOS、飞天操作系统等,不难窥视其人工智能战略。特别是几个月前开始推动的“NASA”计划,将着重发力机器学习、芯片、IoT、操作系统和生物识别。只是从人工智能的方向上来看,阿里或许仍存在一些偏差。

就在不久前,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曝出的海报确认了阿里智能音响存在的事实,顺便再次让人想起了亚马逊的智能音响Echo,也是继Google Home和苹果的HomePod之后,智能音响市场出现了另一个跟随者。而这一消费级人工智能产品的出现,与马云此前“一听到人工智能这个词就生气”的言论颇有几分背道而驰的意味。加之有媒体扒出了阿里智能音箱的团队来自两年前被解散的机器人团队,似乎又增加了几分不确定性。

类似的还有阿里“无人超市”,一度被外界视为人工智能和新零售结合的产物,并被描绘出了一个在卷积神经网络、深度学习、机器视觉以及生物识别等人工智能前沿技术的应用下,可以扫手进店、直接购物、拿了就走、无需结账的理想场景。现实却是,阿里无人超市仍然只是一个新技术的试炼场,主要用于收集数据和分析,不排除未来用来服务于移动支付的可能。

在媒体眼中,阿里是位浪漫洒脱的重商主义者,这和阿里的基因以及马云的远景有很大关系,同样映射在了人工智能战略上。阿里的人工智能注重的是赋能商业,配合云计算、大数据对阿里的商业体系和合作伙伴进行赋能,有了长期的愿景,却少了些短期产品和中期规划。或许未来的阿里会发布更多诸如智能音响、无人超市等产品,可这些能否撬动人工智能的未来,仍然有待观望。

当然,国内人工智能不止百度和阿里两家,几乎所有的科技公司都在拥抱人工智能,为之诞生的创业公司更是数不胜数。而能否押对人工智能的未来方向,势必是新一轮竞赛中胜出的关键。

结语

即便是大佬,也有犯错的时候,不应该为人工智能戴上束缚可能性的金箍。对于人工智能的认知,应该走出现有的商业局限,以面对“新物种”的姿态寻求新的价值和突破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