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越高亏损越大 九号机器人坎坷上市路

作为国内首家尝试以“CDR”方式登陆科创版的企业,九号机器人的融资之路走得一波三折,4月提交招股书,5月按下“暂停键”,8月恢复受理;这家曾号称估值500亿美元的短路途交通企业正在经受资本寒冬的考验,而连年增长的资产负债率则加重了其对资金注入的渴望。

ed81-imkzenq6997372

营收越高亏损越大

在九号机器人提交的招股书中,不难看到传统互联网公司“烧钱求发展”的影子。2016-2018年,九号机器人营收取得快速增长,分别实现11.53亿元、13.81亿元和42.48亿元,发展不可谓不迅速。但与营收增长相对应的是企业居高不下的资产负债率,2016年九号机器人的资产负债率达到156.16%,到2018年负债率刷新为187.28%。如此高的负债率放在传统制造企业大概不可想象,毕竟利息费用不仅会大肆侵吞利润,且一旦银根紧缩,则容易造成企业资金链断裂,妨害未来发展。在A股市场,接近60%的负债率已经要对风险防范做出管控了,但鉴于BATJ等企业在发展中“先烧钱,后盈利”的路径,国家在科创版申报方面,明显放松了对某些指标的限制,以鼓励具有新技术企业发展。九号机器人赶上了中国证券市场创新的好时机,但其公司的科研技术落地与转换情况尚需打个问号。

首先,从产品层面看,九号机器人主营电动平衡车、电动滑板车,二者在2018年公司整体营收中分别贡献了29.14%和 66.46%的比例;而在2017年,两者占比分别为74.49%和24.78%。其主营业务占比的大幅调整源于不断趋严的国内外交通管理规章。

智能平衡车、滑板车等因体积小,重量轻,外观简约时尚,甫一出现,得到了很多年轻消费者的青睐,2015年电动平衡车迎来爆发式增长,也为九号机器人赢得了较高关注度。但是,随着此类代步工具出现在公共道路上,因存在车速较快、刹车不灵、没有路权等对消费者自身及行人、车辆造成较大安全隐患的问题,包括北京、上海、武汉、深圳等在内的众多国内城市,严禁此类产品上路。以北京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为例,明令禁止电动平衡车、滑板车上路行驶,一经发现最高将被处以200元罚款,且代步工具可能予以暂扣或没收。禁令出台,此类代步工具在国内增速明显放缓。不过,鉴于九号机器人在国外与Lime、Bird等共享出行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在电动滑板车出口方面取得了较快增长。但同样,此类代步工具在国外引发的人身伤害事故也在增加,包括美国、欧洲等地都在研究如何规范此类代步工具,诸如出行必须佩戴安全头盔等。而对于Lime等共享出行公司而言,电动滑板车也存在充电困难、车辆损耗和管理困难等问题,将来能否为九号机器人提供持久可靠的订单量,也需纳入考量中。

其次,公司的科研与产出方面,也不尽如人意。2015年,九号机器人宣布收购Segway;在此之前,九号机器人因被指控盗窃知识产权成为Segway的被告,而收购最终了结了两者间的“恩怨”。Segway是电动平衡车行业的元老级企业,在该领域拥有1000余项专利产权;但Segway命途多舛,2001年成立,2010年卖身一家英国公司;2013年又被转卖;继而又被九号机器人收购。在2015年关于此项收购的相关报道中,曾有评论指出,“Segway并未充分发挥其潜能,它的所有者大概已经感到沮丧,所以当有人(九号机器人)提出报价时便决定出售。”

当时的Segway正为巨额债务苦苦挣扎,而收购它的九号机器人春风得意,C轮融资从小米和红杉资本处获得8000万美元的融资,CEO高禄峰踌躇满志希望于2017年在美股上市,并认为九号机器人的合理估值应在500亿美元。如今到了2020年,九号机器人的国外IPO之旅无疾而终,为债务发愁的也变成了自己。

据九号机器人此前公布的招股书,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发行前的每股净资产为-117.98元,公司2016-2018年净利润为-1.5亿元、-6.2亿元和-17.99亿元,入股先背债,亏损随营收增长而增长,对于投资人而言,这将是一场险象环生的赌博。

作为“科创版”申请企业,九号机器人的研发投入也在陷入进退维谷中,虽然从2016-2018年,其研发投入从7000万元增至1.2亿元,但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例却从6%降至了2.9%。利润不足,已经开始对研发投入产生制约。而九号机器还面临着数以百计后继模仿者和复制者的竞争,据业内人士透露,一些中小品牌会通过对产品进行逆向拆解分析,进行复制,“购买、分解,然后制造”,本就不大的地盘中,又涌来一群“土狼”。是继续加大投入加强产品创新保持“独一无二”,还是进行旷日持久的专利诉讼,优化市场环境,对于九号机器人而言,哪条路都不容易。

黎明之前

和君零售创始人丁昀提到,他所观察到真正具有生命力的产品,是陪伴消费者需求成长的产品,这就要求企业既要拥有3-5年的前瞻性技术储备,又不能太超前或落后于现实需求。对于九号机器人这样的成长型企业而言,把握技术与现实消费间的平衡便十分必要。

在九号机器人的招股书中提到,短途电动交通工具属于技术、人才、资金密集型企业,一方面涉及交叉复合学科,对从业人员的技术背景和经验有较高要求;同时,前沿技术的基础研发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产品智能化提高也需要持续大量的资金投入保证技术积累。因此,对于单个企业而言会长期面临较大的融资压力。

从这一点而言,九号机器人与科沃斯的处境很类似,研发投入大,但市场的成长性不足;而比科沃斯扫地机器人更难的是,交通用机器人关涉人身安全,需要公共道路支持。

为了弥补短板,九号机器人正在做其他领域的拓展,如服务机器人、两轮电动车等。

2019年12月17日,九号机器人发布两款电动车新品,分别是九号国标电动车C系列和和电动踏板摩托车九号电动E系列,此外,发布会上还展示了两款概念车,全线新品定价从4999元到7999元到16999元不等,对于主流价位段2000-4000元的电动车行业而言,可谓车中的“贵”族。据高禄峰介绍,九号新品主打“真智能”,公司希望用智能化技术和功能帮用户做减法。这些新卖点包括无需钥匙感应解锁、车辆定位、在线管理、保修等。

目前,九号新车系列开启预约通道,部分产品已给付消费者。从消费反馈来看,外观美好、不用钥匙、车辆起步平稳是其优点所在,价格贵、铅酸电池、能否上牌照、续航情况等是大家普遍关注的问题。
而电动车行业,竞争已经十分激烈。一方面,传统雅迪、爱玛等品牌占据消费主流,也攫取了大部分利润,2018年二者销量均超过400万台,将行业第三远远甩在身后。而与九号电动车类似的小牛电动虽然力图走高端路线,但受制于价格、渠道等因素,年销量只有20余万台。据悉为了维持产品研发、设计、生产以及渠道,小牛电动日均浮亏在180万元左右,为了融资小牛于2018年赴美上市,募集6300万美元,但IPO首日便出现破发。卖一台车净亏千元,成为小牛盈利难题。而九号机器人与小牛何其类似,小牛面临的研发、渠道、运营难题,九号机器人只怕也难以幸免。

正如九号机器人在招股书中言明,公司自成立以来,以研发作为发展驱动力,不断追求智能化移动创新。然而,新产品的投入需要大量前期工作,大量人力及资金投入,且要及时根据产品新的研发状态及消费者偏好进行修订,如果未来开发产品不能契合市场需求,将会对公司的市场竞争力造成不利影响,前期投入将难以收回,引发较大经营风险。

如今,重启募资之路的九号电动车能够等来及时的输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