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豹AI僵局:转型的壁垒有待突破,对机器人的未来过于乐观

傅盛在一次年会上表示,自己对机器人的未来过于乐观:我跳身做机器人之后,发现它是个巨大的系统工程,一个技术真正形成产业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作为一家曾经的明星公司,猎豹移动(CMCM.US)曾被寄予厚望。2014年,猎豹在美国纽交所IPO后,市值一路飙升,有预测称猎豹移动将会成为下一个百亿美元市值的独角兽。

然而,在成立九年之际,猎豹遭遇挑战。

上周公布财报后,猎豹的股价一路走低,下跌至3.69美元,本周市值也迎来新的低点。转型人工智能为猎豹移动这家公司增加了不确定因素,而近期的股价可以看出,资本市场对该不确定因素的预期不高。

市值蹉跎

6月14日晚,比往年晚了将近一个月,猎豹移动(CMCM.US)公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

猎豹2019年第一季度总营收为10.856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5.2%;净利润为711.4万元,同比下降89.8%。

该季度,无论同比还是环比,猎豹移动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

受财报发布后的影响,猎豹移动的股价(截至6月17日)下跌至3.69美元。其市值从昔日最高点的50亿美元,下跌至5.29亿美元,跌去接近9成市值,接近历史最低点。

猎豹移动收入主要来自三方面,分别是工具类产品收入、移动娱乐收入和其他收入。2019年一季度,工具产品营收4.98亿元人民币,占总营收45%,同比下降33.1%;移动娱乐营收5.56亿元,占总营收的51%;其他收入3150万。

不难发现,工具类产品收入和移动娱乐收入占比较高。而工具类产品营收作为猎豹曾经的支柱产业,出现下滑趋势,已经从2018年四季度的7.93亿元下滑至2019年一季度的4.98亿元。而移动娱乐该季度营收(5.55亿元)较上一季度(5.56亿元)的增长缓慢,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业内人士认为,基于人工智能投入短期难见投资回报、支柱业务移动工具受去年广告欺诈影响,娱乐内容业务增速缓慢等原因,猎豹移动不被资本看好、股价下挫明显。

押注AI

一年前,猎豹移动CEO傅盛纵身一跃跳入水立方泳池中,以此开启猎豹在水立方的“机器人之夜”发布会,也成为新品发布会现场游泳的第一人。

当天,猎豹发布了五款机器人,分别为具备语音交互功能的服务机器人豹小秘、智能零售机器人豹小贩、豹豹龙家教机器人、小豹AI音箱和基于猎户机械臂平台的豹咖啡。其研发的机器人覆盖服务、零售、儿童教育、家庭消费等不同商业场景。

YH`O6M`~LCZDRND~S59D6Y8

猎豹“机器人之夜”发布的几款机器人 来源:视频截图

“猎豹正在经历从移动互联网向AI产业互联网转型的阶段,人工智能是战略部署的一部分。”猎豹移动内部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傅盛的“机器人梦”或许从2016年开始。2016年9月,猎豹投资了一家AI科技公司猎户星空,同一年,猎豹移动提出“All in AI”战略,自此拉开猎豹对人工智能的序幕。

在AI战略中,猎豹移动和猎户星空分工明确,猎户星空负责核心技术的研发,猎豹移动负责通过产品思维将技术场景化落地。对于独立投资猎户星空的方式投入机器人市场,傅盛解释说,一是为了降低整个猎豹体系的风险;二是自己反思追求安全感造成的问题。

之后,傅盛又在2018年CES展会上称,猎豹移动未来5年至10年的战略将专注于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

“过去猎豹移动做的是让美国人用上最好的中国移动互联网产品,下一阶段就是创造实用机器人来给人类干活。”儿时就有“打造现实版阿童木”的梦想的傅盛,似乎对智能机器人志在必得。

猎豹在行动上也印证傅盛的“机器人梦”,不断加大AI方面的投入。2019年第一季度,猎豹研发费用为1.969亿元,同比增长33.7%。财报称,研发费用增加主要基于手机和人工智能研发人员的薪酬支出。

“我们的人工智能业务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因此,这可能会在短期内降低我们的盈利能力。”傅盛在最近一次财报的电话会议中说,“猎豹还是决定更多关注人工智能,在人工智能上的投入将建立我们自己的生态系统,并最终推动长期增长。”

猎豹All in AI的效果,暂时没能在五款智能机器人上有所体现,在猎豹最新财报收入分配中,“其他收入”的增长主要来自猎豹语音智能硬件——小豹翻译棒。这距离傅盛的机器人梦,还有一段遥远的距离。财报显示,2019年Q1猎豹移动“其他收入”增长299.2%,到达3150万人民币,增长主要源自猎豹人工智能硬件小豹翻译棒(Cheetah Translator)。

AI转型之痛

从一家移动应用公司转型人工智能,猎豹的路走得并不容易。

距离猎豹“机器人之夜”一口气发布5款智能机器人,已经过去了一年。在猎豹财报、猎豹移动官网,以及公司介绍中,都未曾公开这几款智能机器人的销量。在某电商平台搜索小豹AI音箱,有4900条评论,而小豹AI音箱的两款竞品——小米AI音箱和小度智能音箱的评论数分别为67万条和60万条。

对于5款智能机器人的销量,中国新闻周刊联系到猎豹相关事业部,未获得直接回应,仅获得“豹小秘目前超30%复购率”的答复。

据了解,豹小秘是猎豹移动几款智能机器人中市场化较成功的一款,能够在会议、酒店等场景给用户提供对话、导航等服务。“豹小秘语音交互体验相对市面上其他导航服务机器人相对较好,并且已经商业化量产。”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尽管如此,“豹小秘没有实行傅盛当初承诺的2999元的租金,而是以十几万的价格出售,其主要原因是在设计产品的时候,没有摸清2B的服务型机器人的商业模式。”上述业内人士说。

在他看来,2B(面向企业的)智能硬件和2C(面向用户的)智能硬件的销售模式完全不一样。

对此,人工智能分析师李宇阳认为,猎豹“从一个主打移动应用的互联网公司转型人工智能,无论从硬件层面,还是从人工智能的算法层面,都有一定的壁垒有待突破。第一个是攻破需求问题,需要了解市场;第二个是对智能硬件的把控以及在算法上的迭代,技术问题会导致智能硬件制造的时间和周期不可控;第三就是市场销售问题。”

而豹小秘机器人从租赁模式转为销售模式,也正是猎豹机器人在市场化之后,适应市场的迭代。

“猎豹对于智能机器人的研发过分理想化,没有敬畏之心。”机器人研发从业者高骞表示,助手机器人Pepper的背后是软银多年的不断投入;行业独角兽优必选背后的研发人员已经从事20年以上相关工作;海底捞的送餐机器人擎朗智能,创始团队通过8年的研发,无数次迭代才把机器人送入海底捞的后厨。

在高骞看来,智能机器人的门槛较高,非一朝一夕可以达成。

傅盛也在一次年会上表示,自己对机器人的未来过于乐观:“我跳身做机器人之后,发现它是个巨大的系统工程,一个技术真正形成产业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转型AI对于猎豹这家移动应用强者来说,像一座难以攀登的高峰,伴随着猎豹移在人工智的布局,带来投入加大、盈利下滑等阵痛。猎豹移动能否克服阻力,挑战智能机器人行业内的Pepper、优必选、Asimo、NAO等多年积淀的竞争对手,最终在市场占有一席之地,还需要经历时间的考验。

“没有波折的人生,不精彩,”傅盛曾说,自己喜欢挑战。

高骞、李宇阳为匿名

参考资料:

Cheetah Mobile Announces First Quarter 2019 Unaudited Consolidated Financial Resul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