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机器人创企接连倒闭 亚马逊Vesta可以打破魔咒吗?

H205QUU(GDK5~_2L60P(T8E

亚马逊的下一个旗舰机器人似乎仍在研发中。

在西雅图市中心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一些人预计亚马逊将展示一款家庭机器人,据报道,这款机器人就像一个移动的Echo Show,装着轮子、麦克风和显示屏。但关于这款产品的声明却从未发布,亚马逊的沉默或许反映了家庭机器人、乃至整个机器人行业所固有的诸多挑战。

亚马逊的机器人代号为Vesta,得名于古罗马灶神,它装有远场麦克风和扬声器,使其能够理解Alexa识别的数千条命令并作出响应。据说它可以通过电脑视觉和同步定位、地图等技术实现在室内导航。

一个无情的市场

家庭机器人和机器人技术即使是资金最充足的企业,也未必有好的结局。

今年4月,旧金山初创公司Anki关闭,此前该公司从Index Ventures、Two Sigma Ventures、摩根大通、A16Z和其他投资者那里融资了近2亿美元的风险投资。Anki声称,仅去年8月,该公司就售出了650万台设备和150万台机器人,截至2017年年底,其收入接近1亿美元。

此前,由Bosch投资的初创企业Mayfield Robotics开发了一款更大、价格更高(合700美元)的家用机器人,名为Kuri。但该公司由于资金不足、研发止步不前于去年宣布关闭。今年早些时候,Jibo倒闭,该公司曾设计了一款社交机器人,配有定制的对话助手功能。而本田则取消了其Asimo项目。另一项与此相关的进展是,工业机器人公司Rethink Robotics最近被迫停止运营,原因是该公司试图找到一家收购方,但没有成功。

但这并没有阻止其他公司继续前进。总部位于纽约的初创公司Temi最近融资2100万美元,阿里巴巴前首席技术官吴炯(John Wu)参投。该公司正在开发一款售价1500美元、集成语音助手功能的远端临场机器人。此外,像Mabu和Diligent Robotics的Moxi这样的健康机器人已经进入了医院、家庭和护理中心,在那里,它们还兼做护理员和慢性病患者的症状跟踪器。

iRobot也许是最著名的家庭机器人成功案例,它已经向世界各地的客户销售了超2500万台。该公司首席技术官Chris Jones将其成功归因于其对清理工作的独特关注,以及在面对后勤挑战时的坚持。

Jones说:“我们有电气、机械、软件……所有这些必须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可操作的程序包,能够真正做一些有价值的事情。让这些程序有效地一起工作是一个挑战。”他把这个行业描述为一门艺术,而不是一门精确的科学。“每个家庭都是不同的,人与机器人的互动也不同。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也就是为什么注重实用性很重要。”

拟人

亚马逊的家用机器人将不得不克服通往成功的巨大障碍,其中最主要的障碍是缺乏情感智能以及满足客户过高的期望。

关于第一点,Alexa人工智能首席科学家Rohit Prasad最近透露,亚马逊的团队正在试验仅通过声音就能检测快乐、悲伤和愤怒的系统。这种努力的最初成果——失落感监测将于本周浮出水面。

人脸和物体识别也将在这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亚马逊拥有所有必要的技术资源来构建一个强大的系统。它的AWS DeepLens摄像头可以运行预先训练过的或定制的AI模型,进行情绪分析,并检测各种活动,比如刷牙或弹吉他。AWS备受争议的Rekognition服务可以挖掘用户的情感,甚至更多。亚马逊Echo Look利用电脑视觉识别衣服。并且就在本周,亚马逊在Echo上部署了一个人工智能模型,该模型可以识别普通的食品类目。

在家庭机器人中,面部识别可以用来记录家里的照片或视频,或者在孩子们放学回家时问候他们。至于目标检测,它可能有助于个性化产品推荐,并像亚马逊的Alexa Guard功能那样,识别入侵迹象。或者,它可以与Amazon Key等服务协同工作,跟踪陌生人在房间里的活动,为远程安装家庭家具或电器铺平道路(因为这些家具或电器不能简单地放在门口)。

不用说,这是一项重要的工作。情感智能和语境意识可以让互动变得更自然。但研究表明,人们倾向于给机器人命名,甚至赋予它们动机,这表明机器人除了感知能力外,还需要具备沟通能力。

像Mayfield的Kuri 和Anki的Vector 背后的团队为情感表达的范例奠定了基础。Kuri 在谈话中几乎每次都用生动的表情来回应,包括不明白的时候会出现“哈?”的表情符号,以及在接收到指令后表示“明白”。而Vector是一个微型手持机器人,有两个踏板和一个铰接的头部,通过动画和音效传达紧张、喜悦、恐慌、烦恼、兴奋等情绪。

在之前的一次采访中,Anki Mark Palatucci对媒体表示:“我们研究了将第三方界面植入机器人,结果发现,不得不说一个唤醒词(比如Alexa或hey,谷歌)会让人感到尴尬和机械。我们希望Vector能更人性化、更情绪化。”

亚马逊的机器人会很好地跟随指引,有时候是通过表情、动画或声音,以及根据习惯和情感量身定制的音乐和活动推荐。这是亚马逊凭借Alexa Hunches逐步走向的未来。Alexa Hunches根据联网设备和传感器的数据主动推荐操作,并当Alexa回应“Alexa,开灯”等指令时,考虑设备之间的距离。

重功能而非形式

无论Alexa机器人采用何种形式,它的尺寸和外观都将是规避先入为主的关键。正如帕拉图奇所解释的那样,机器人领域存在着一个“恐怖谷”:人们总是期待更大、更拟人化的机器人。

Aeolus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清洁机器人可以识别物体,用任何现成的真空吸尘器清洁地板,还能抓取饮料之类的东西。唯一的问题就是它简直就是以龟速运行。在去年1月CES的一次演示中,Aeolus花了整整一分钟的时间才捡起一个毛绒玩具,并把它放进了附近的垃圾箱。

乐观主义者,例如Misty Robotics首席执行官Tim Enwall,坚信20年内每个家庭将有一个非常全能的机器人。虽然更为谨慎的观察人士像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人技术教授Henny Admoni 预测,距离可以接孩子、整理家具、准备饭菜、并完成其他家务的机器人量产还有5到10年。至于像Jones和iRobot 首席执行官Colin Angle等人则预测,一个机器家庭(而不是一个单独的机器人)将共同完成一些家务,比如叠衣服、洗碗、以及协助年长或残疾的家庭成员。

Angle解释道:“这个家庭可以操作几种不同类型的机器人。你将能够逐步购买这些机器人,每一个都是专门为某一目的而设计的。当然在某些情况下,将功能组合成一个机器人是有意义的。”

也就是说,亚马逊的第一个家庭机器人可能无法实现《杰森一家》中描绘的未来,但它很可能是未来许多型号和设计中的首款。当然,亚马逊对这场持久战并不陌生。就在本周,它宣布了一项名为Sidewalk的无线物联网协议,希望以此来取代已经领先了十多年的标准。亚马逊在Fire平板电脑的早期销售上损失了一大笔收益,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而这些收益很久以前就通过电子书销售、Audible订阅服务、Amazon Prime Video租赁等渠道收回了。

当Bosch 去年宣布关闭Mayfield时,该公司表示,它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工厂来支持和扩大Kuri的规模 。Admoni对此产生了共鸣,“我认为(这些公司)没能找到一个令人信服的用户案例,”他去年坦率地告诉英国《金融时报》。 Jones在去年夏天亚马逊火星大会上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的想法,“那些未能流行起来的机器人之所以倒闭,大部分是因为它们没有达到营销承诺。”

而如果亚马逊打错了牌,它就有重蹈覆辙的风险。